看不見的人,怎么用抖音?

摘要

讓視障群體無障礙地通行網絡,互聯網公司要做的還有很多。

「看看這個烤鴨,它外焦里嫩,現在下單還有優惠!」

盛先生「聽著」手機中主播賣力的吆喝,輕點兩下屏幕,成功下單。

對于很多人來說,這只是一個稀松平常的、通過直播帶貨「剁手」的經歷。但是,對于以盛先生為代表的視障群體來說,這樣「輕松」的使用場景,曾經是奢望。

曾經,盲人按摩師盛先生生活在只有光影的世界,不能看報紙,沒機會看電視,信息來源匱乏,至于娛樂?更是少的可憐,只有收音機陪著他了解世界。很多時候,他感受到一種與世界脫節的無力感。

最開始的改變,來自大洋彼岸的硅谷。

2010 年左右,盛用起了蘋果手機,其 iOS 自帶的 Voiceover 旁白功能讓他離網絡越來越近。但那些年,國內公司的許多軟件,還沒有考慮信息無障礙,視障用戶使用起來并不便利。

微信也是在 2013 年左右,在視障群體向蘋果公司求助,后者跟騰訊協調過后,進行的相應改造。抖音如今也已經進行了包含短視頻信息流、消息、個人中心、直播、電商等模塊的無障礙適配工作,讓視障群體能夠更自如使用。

而在這一切背后,則是國內互聯網公司對于障礙用戶不斷的理解,并因此而改造產品的進程。

 

01 誤解與理解

 

和大部分人一樣,李楷興原先不理解,既然視障人群看不到,為什么還會使用抖音、西瓜這些「用來觀看」的視頻產品。

作為字節跳動產品團隊的一員,李楷興在與視障群體的進一步接觸過程中,逐漸意識到,視障人群是在把抖音、西瓜視頻這些產品當廣播電臺在用——對處于模糊光影或者黑暗中的障礙人士來說,它們是一種陪伴式的存在。

視障用戶在每天開始做事前,會把抖音的直播打開,邊做邊聽,一聽就是五六個小時,時間很熱鬧地就過去了。

李楷興有空時會去盲人按摩店,說是按摩放松,但更像是做市場調研。有時店里似乎生意一般,他就想,沒有客人的時候,盲人按摩師傅會干什么?師傅打開手機給他看安裝的西瓜視頻,無聊會時在上面看帶旁白解說的無障礙電影。

 

先天性失明的楊青風,每天都會打開今日頭條,在無障礙模式下「看」一兩個小時的新聞。

這半年來他感受到的一個變化是,頭條在產品無障礙上更友好了。他可以在看視頻時自由拉進度,隨時開關,不再像其他時候,在用一些沒有焦點,對讀屏軟件不友好的視頻產品時,想要關掉打開的視頻,還得勞煩他人幫他關閉。

很多人誤會盲人不看視頻,覺得視障人士跟互聯網或者跟視覺類產品沒什么關系,但其實視頻軟件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社交工具。

「你說你要是發個圖片曬朋友圈,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干嘛,但是你要發個抖音,我就能猜個八九不離十?!箺钫f道。

另一種誤解可能更為常見。幾乎所有新認識的友人,都會給楊青風發語音打招呼,可能覺得這樣對于看不到文字的他們更友好。但事實上,對于經過讀屏軟件訓練的盲人而言,「聽」文字要比聽語音更為高效,效率至少提高三倍以上。

在大眾中常見的誤解,基本也映射在公司對產品無障礙的改造中。某些銀行曾經推出手機版 App 的無障礙版本,卻僅僅是將吃喝玩樂、飯票等諸多功能閹割掉而已,而不是針對這些功能做出無障礙改造方便相應人群使用。

更多的不便體現在日常生活里。很多次,盛先生打開某買菜應用的頁面,操作常失去焦點,想買的東西根本沒法加進購物車。

程序語言中所謂的焦點,在 Windows 應用無障礙開發指南中的解釋即為關注的區域,指在光標當前被激活的位置,是哪個控件被選中可以被操作。比如在文本字段中,當用戶想要輸入內容時,需要將光標放在該字段的上方點擊,以獲得焦點。在無障礙模式下,焦點可能會出現重疊、切換順序無規律等問題,使得用戶在操作中有丟失焦點的可能。

他曾經試圖向該平臺反映情況,然而始終沒能得到回應。買藥也是一樣,有時出門不便,想要從購藥平臺購買藥物,靠自己獨自一人總是難以下單成功,總得依賴身邊人幫他一把。

在盛先生看來,抖音的體驗要相對好一些,無障礙改造時有更新。之前,盛先生想要在直播時讀一些留言跟觀眾互動,但翻看留言多有不便,之后抖音將留言列表進行了排序處理,留言可按照先后順序直接一條條播放出來,對障礙人士的使用體驗更加友好了。

不過依然還是有一些問題存在。購物環節返回的焦點丟失、點開團購圖片后關閉頁面失敗等障礙也依舊存在于抖音,等待著被解決。

 

02 解決問題的人

 

為視障人士解決問題不是朝夕之間可以完成的。它需要投入時間,多方協作,也需要視障人士的參與。

視障人士胡友陽如今在抖音集團做無障礙測試工程師,在此之前,他兼職做過硬件測試,做過盲人劇本殺,更多時間里,他也沒逃開大多數盲人會做的一項工作——盲人按摩。

今年二月,一個機會來到他面前。兩輪面試順利過關后,他成為了抖音集團信息無障礙測試工程師。

胡友陽讀書時學的是工業設計,或多或少地接觸過工程測試的內容,但他之所以能夠得到工作,多半要靠從 2016 年就開始的自學經歷。

自學,說起來也是被逼無奈之舉。為了獲取信息以及網上購物,他日常會用到不少 App,過程有諸多不便,試圖向產品方反應過,然而得到的通常只是「問題已提交,何時解決請等待」。漫長的等待過后,常常是不了了之的結果。他想也許有一天自己可以做那個解決問題的人,于是開始了自學之路。

盲人使用盲文屏幕閱讀器 | 圖片來源:unsplash

 

成為工程師后,胡存格參與到產品無障礙改造工作之中,那些困擾他的問題,比如,圖片識別不正確、文字朗讀不正常,頁面內元素在無障礙模式下不可點擊甚至無法感知……等等,他終于有機會親手推動它們被解決。

正是因為參與其中,他才切身體會到,修復 bug 沒有他想象中那么容易。改動一行代碼,要牽扯到不同的開發人員對不同的模塊進行相應的修復。中國的互聯網產品,普遍功能很多,界面復雜,所以無障礙改造的成本非常高,抖音也是如此。

就像在抖音應用上,在無障礙模式下,評論編輯框里的文字是無法正常編輯的,直到數個月過去,這一問題才得以解決,視障人士才能夠正常地對評論進行編輯。

胡友陽的體會是,要真想把無障礙改造做得特別好,工程量和周期很可能會無限量擴大。除了界面復雜以外,與上百個研發團隊分散合作,也是影響修復周期的關鍵因素之一。

這一點,李楷興也有所感觸。在抖音集團產品的數字包容相關事項里,他負責無障礙優化的團隊,作為業務中臺來支持各項事宜。他們會牽頭、協調包括今日頭條、抖音、西瓜視頻等各業務的研發與設計人員,完成各產品上的無障礙、適老化產品規范,接著還要進行無障礙、適老化的基礎體驗改造與保障。

西瓜視頻,我不是藥神無障礙版 | 圖片來源:抖音截圖

 

視障工程師胡友陽所做的事情,就是最后一項的基礎體驗保障。

團隊要事無巨細地將每件事對齊。具體到對于色弱者、視障者,按鈕應該用什么樣的顏色、什么樣的字號、什么樣的對比度,才能讓用戶較清晰地去獲取到信息?讀屏功能對應的標簽應該怎么寫,應該以怎么樣的順序閱讀?這些規范都要由他與團隊去跟對應業務線的人員進行具體討論、反復溝通以及打磨。

產品定期會有無障礙體驗測試,若收到有缺陷的反饋,產品團隊會給到對應的業務線,排給相應的研發來進行修復。

 

03 漫長的過程以及未來

 

產品的無障礙改造從用戶調研,到內部立項,再到獲得資源,推動協作,需要人力與時間的持續投入。

這注定是一趟漫長的旅程。

在業內人士看來,運作產品無障礙是在平臺之內的社會責任。當一個平臺足夠大,就必須要去面對產品所造成的社會影響,「當一款產品足夠大,使用滲透足夠高的時候,如果有人因為一些生理上的缺陷,就不能使用的話,產品的社會責任是沒有盡到的?!?/p>

微信在 2011 年剛推出時,因為不支持讀屏功能,對視視障人群并不友好。盛先生如今回憶起來那時多少有點遺憾,當時有很多朋友、客戶都在從 QQ 遷移到微信,還想在微信上跟他預約按摩服務,「但很遺憾,那個時候我們操作不了?!?/p>

直到 2013 年左右,在視障群體向蘋果公司求助,后者跟騰訊協調過后,進行了相應改造。

蘋果封閉式生態的優勢體現了出來,盛先生也在用安卓(Android)手機,但是,「安卓本身是開源的,如果一個 App 無障礙做的不好,你找 App 背后的公司,公司不理你的話,真就沒有人管你了,總不能找谷歌吧?!?/p>

如今,主流電商平臺京東、淘寶、拼多多都已經在 App 上做出了適當的無障礙改造,能夠滿足視障群體購物時的基本需求。盡管在這些 App 上,仍然存在不同板塊無障礙適配程度不一的情況,需要被改進。

國內目前有 1700 多萬名視障人士,其中約 400 萬人不到 30 歲,正是互聯網產品的活躍用戶。截至今年 5 月初,共有 375 家(個)網站和手機應用在工信部的推動下完成無障礙改造并通過評測。各家平臺憑借影響力上的杠桿效應,正在更高效率地創造社會價值。

但這件事是漫長的過程。除了研發投入壓力巨大之外,它還會擠壓其他更具商業價值業務需求的迭代。

還有更「實際」的問題需要解決,商業價值、投資回報是任何一家平臺都不能忽視的。一方面是社會責任感,另一方面是商業價值,兩者之間的平衡問題始終是要解決的。只有平衡好兩者之間的位置,各個產品的無障礙改造才能持續下去,才能讓殘障人群始終有更友好的使用體驗。

上述業內人士認為,這個問題有兩種解法。從短期來看,就是做出取舍,以高標準來做好核心體驗與場景的無障礙,在整體研發成本相對可控的情況下,保證無障礙體驗在 60~70 分的水平。

長期而言,這件事可以通過持續的技術投入與創新來解決,李楷興的想法是,通過搭建技術解決方案,讓產品在無障礙改造方面可以實現自我修復。

考慮到其實每個人可能都會存在一些有障礙場景,比如開車時得看路,同時再看手機其實很危險,這就是一種視覺障礙場景。

李楷興正在從多模態交互的角度去看抖音等內容產品,所謂多模態交互,是指一件事可以通過多種交互方式來實現,就像文本的輸入,就可以通過在實體鍵盤打字、手寫觸控輸入以及語音輸入等多種方式完成。

多模態 | 圖片來源:github

 

他希望這些平臺上的內容,在各種場景下,能夠實現多模態的信息傳達和交互,讓用戶能夠根據自身需求來切換模態。在此基礎上,再去推動無障礙的設計貫穿內容的創作分發和互動,這樣一來,不僅能夠造福障礙群體,也能夠照顧到普通群體在障礙場景下的需求。

互聯網改變的不止是這些。對于殘障人群,他們的工作機會也變得更多了。

還有人做網絡主播、網絡配音,做標簽標注、軟件測評,他們正在打破大眾關于盲人與按摩之間的刻板聯系,但并不是所有盲人都有做推拿的天分,從前,他們的職業選擇被過分限制在一方天地之中,如今,互聯網拓展了他們的可能。

盛先生有在蘋果公司做零售員的盲人朋友,他們在工作兩三年以后會調進入天才吧,去做蘋果的無障礙工程師。就像胡友陽在抖音集團一樣,他們都有機會去親手解決那些曾困擾它們的存在了。

盛先生也做過網絡配音的工作,只是收入并不穩定,半年的時間花費完,收入只有四千元,還不夠幾萬元的配音設備的賬,他只好重拾按摩舊業。

不過,他對于未來很樂觀,「畢竟盲人在互聯網的工作才開始,我相信幾年以后這種情況會有很大的改觀?!?/p>

 

最新文章

極客公園

用極客視角,追蹤你不可錯過的科技圈。

極客之選

新鮮、有趣的硬件產品,第一時間為你呈現。

頂樓

關注前沿科技,發表具有科技的商業洞見。

超级yin荡的孕妇小说